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http://zq93216.blog.163.com/

 
 
 

日志

 
 

课文背诵与模仿——成功英语学习者的学习经验  

2013-03-12 17:46:06|  分类: 英语学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课文背诵与模仿——成功英语学习者的学习经验

丁言仁  南京大学

要:对成功语言学习者的研究发现,对语言形式的更多关注直接关系到学习的成功。本文报告了对三名在全国性英语演讲和辩论比赛中获奖的英语专业学生的访谈。这些学生认为课文的背诵和模仿是他们最成功的英语学习方法,但他们都经历了一个从不情愿到自觉使用这一方法的过程。背诵和模仿的练习使他们关注词块、搭配和音调的学习和运用,养成了在语言使用中关注语言细节的学习习惯,因此,这样的练习有助于促进“注意”和“操练”,促进第二语言的习得。

关键词:背诵;模仿;学习方法;词块;搭配

1. 前言

1.1 对成功语言学习者的研究:关注目标语使用形式对成功语言学习者的研究(good language learner studies),即研究第二语言学习成功者的学习方式,是西方二语习得研究的一个重要课题。该类研究通过观察、访谈、问卷调查等方法寻找外语学习成功者所使用的好方法、好策略,以期推而广之,从整体上提高外语学习、外语教学的水平。有的人质疑这种让学习者自己报告学习行为的研究方法的可靠性,也有的人指出这种研究方法不能分辨学习者好成绩和好方法孰为因果,但是正像Ellis1994: 550)指出的那样,无论如何,对成功语言学习者的研究提供了与语言学习成功相关联的学习方法,因而是语言学习策略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

对成功语言学习者的研究提供的与语言学习成功相关联的学习方法之一是“关注目标语的形式”(Ellis 1994: 548-49)。研究多次发现,“关注语言形式”、“关注言语”是重要的学习策略(如Reiss 1985Rubin 1975)。其中影响较大的是Stevick1989)对七位二语学习成功者的访谈和他对访谈记录的分析,Stevick 一方面认为不同的学习成功者使用不同的方法,另一方面他也认为要找到他们之间的“共同模式”(overall pattern)还是可能的。七人中的大多数都关注目标语的使用方式。

中国国内也有很多对成功英语学习者的研究(如文秋芳1996),然而,国内历年全国性的英语演讲比赛、辩论比赛的优胜者无疑应当属于中国学生中最为成功的英语学习者了(当然成功的英语学习者并不仅仅就是这些比赛的优胜者),对这类“最成功者”的成功之路还很少有人研究,对他们如何“注意目标语的形式”,研究者知之甚少。

1.2 二语习得研究:注意和操练关注目标语使用形式的发现同第二语言习得研究的一些成就是一致的。假如把二语习得研究中“输出假说”、“互动假说”和“注意假说”揉合在一起,这些理论在一定程度上说明:语言交际的需要能够促使学习者去注意自己的语言与其所接触的语言之间在语言形式上的差距(noticethe gap),去借用其所接触的语言所包含的语言形式,包括各种形式的语块,即formulaic sequences(见Wray 2002)。

    然而,这样的认识有两个问题尚不能解释:

  (1)在语言使用过程中,学习者在交际的压力下主要关注的是语言的内容,而不是形式(Van Patten 1996),因而他们往往不得不满足于功能和内容上粗略的理解和表达,不能有效地去注意大量存在的语音、语调、语法、用词以及表达方式上的“差距”;

2)即使是学习者注意到了“差距”,在需要不断应对新交际任务的环境下很可能是瞬息即忘,难以转化为可以从记忆中提取的语言知Robinson1995)提出学习者在“注意”到“差距”以后要作一定的“操练”(rehearsal),才能将“注意”到的语言点存入长期记忆,转化成学到手的语言知识,但实际情况是学习者往往没有操练的时间。

迄今为止,文献中没有研究说明什么样的“操练”才真正有效,怎样才能有效地注意差距。

1.3 语言显现理论:以词语使用为基础,长期积累认知语言学研究影响下形成的语言显现(language emergence)理论认为,对个体的语言学习者来讲,语言的发展是一个长期的、以词语使用为基础的、不断积累和强化的过程。N. Ellis(2003) 提出,语言习得是一个简单的、联想式的发展过程(associative process):记忆系统结构简单,但儿童运用它来建构语言知识,掌握复杂的语言形式。按照他的建构主义理论,语言复杂,但语言学习并不复杂。这正像蚂蚁穿过遍布鹅卵石的沙滩爬回蚁巢一样,爬行的线路很复杂,但蚂蚁的动作和控制机制都很简单。操母语者语言流利仅仅是因为语言使用者几万小时、几百万次的练习。操母语者都有无数语句使用的记忆,这才使他们流利。语言规则(语法)实际上是从成百万语句中抽象出来的“总趋势”,复现频率和使用频率直接影响了语法知识的提高。

语言显现理论的实证依据主要来自于儿童语言习得研究。例如,Tomasello (1992,引自N.Ellis 2003) 用日记记录自己女儿Travis 一到两岁间用的语言,在这基础上他提出了动词岛屿假说(Verb Island hypothesis),即:在语言学习的早期,儿童掌握的各个动词和关联词像是相互孤立的岛屿,岛内(即一个特定动词的用法)是有组织、有规律的,但岛屿所在的海水(语言)却是无组织、无规则的。儿童学习一个又一个动词的语法、语义、搭配变化,但一个动词的变化形式不会自动延伸到另一个动词上,能够说Imgonna have cake I like ice cream 不等于就能说I like cake。原因就是儿童没有语法规则的概念,也没有动词的概念,而他们只有经过相当时间的实践和观察,才能逐步形成这些概念,把一个个动词的变化形式普遍化为语法的规则。

迄今为止的文献对于成年二语学习者是否同样经历这样一个以词语使用为基础、长期积累的过程,尚涉及不多。

2. 参与者和背景

本次研究通过对南京大学三名在全国性英语演讲比赛和辩论比赛中取得较好成绩同学的访谈,调查和分析这些学生眼里自己英语学习取得成绩的外部和自身原因。

 这三位同学(HZW 在从2001 年到2004 年这段时间内分别获得过江苏省高校英语演讲比赛的第一、二名、“21 世纪杯”全国英语演讲比赛第一、二名、“外研社杯”全国英语辩论赛第二名等成绩,因而他们代表了全国英语专业本科生中成功的学习者。三位同学均来自某市同一所“重点”中学。这是一所外国语学校,学生每星期有10 小时的英语课(而普通中学只有5 小时),同时班级也较小,一般只有30 多名学生,而不像普通中学那样有50 多名学生。三位同学两女一男,访谈时两位是23 岁(研一和大四),另一位21 岁(大三)。

 正式访谈在几周内分别进行,而在此之前由于研究者与这些同学已经相当熟悉,在接触中他们也已经多次谈到过他们学习英语的方法,因而正式访谈的内容主要是让他们谈自己学习中的经历和感受,所问的问题主要是根据他们的谈话要求他们进一步解释和举例子。

访谈后采用了“参与者验证”(participant verification)的方法,在谈话记录的要点整理出来以后让这三位同学分别作了核对,以补充和纠正遗漏疏误之处。

为了确保信度和效度,本次笔者还收集了其他有关这几位同学英语学习的文字材料:其他同学对H W 的采访稿(英文)、W 的学士学位论文、H W 写的介绍自己英语学习经验的文章以及全国其他地方参加上述比赛的优胜选手所写的介绍自己英语学习经验的文章(中国日报社《21 世纪报》编辑部 2005),另外还采访了两个目前在这三位同学所毕业的中学学习的学生,进行比较和分析。

3. 发现和结果:“对我最有用的方法是背书。”

   对于自己英语学习为什么能够取得一定的成绩,三位同学中两位毫不犹豫地把主要原因归结为中学时期的背书,另一位把一部分原因归结为背书,另一部分原因归结为自身条件,即:自己“对语言有感觉”。他们回顾自己的经历,并且谈了他们对英语学习方法的看法。

3.1 中学时期的英语学习:“开始的时候很难。”

三位同学都说自己英语学习取得最大进步、“提高最快”(Z)的时候是中学阶段,特别是初中阶段(H),而在他们看来,这一阶段对他们帮助最大的几项教学活动是背诵课文、模仿磁带、课堂讨论、课外活动。

3.1.1 背诵课文和模仿磁带

三位同学都认为背诵课文对他们的英语学习有极大的影响,其中Z W 还说这是他们“最主要的学习方法”。在初一、初二的英语课上,老师要求他们做《看听学》(即Look, Listen

and Learn)课本里所有的作业,背诵所有的课文,背诵的时候还必须听磁带,模仿磁带,要求课文能够背得与录音的语音语调一模一样。老师“不是强调背单词,而是整篇课文要背下来”(Z)。因为课文较短,每天回家要背两篇(W),而磁带上的课文每一篇都要听上30 遍到50 遍。老师每天下课后都要检查前一天作业的完成情况,临时抽一些同学到她办公室去背一些课文的段落,背不出来就要批评,背得语音语调与磁带不一样也要批评,所以压力很大。Z 认为当时的老师“很敬业”,因为如果自己背书背不好老师就要找家长谈,要家长督促学生学习。初三到高二的英语课本用的是《新概念英语》(NewConcept English),老师要求他们背诵第一册第40课以后的课文、第二册的全部课文以及第三册前一半的课文,高三用来准备高考,因此课文不背了。而从初三到高二,背课文的要求仍旧是“跟着磁带背”。由于老师自己对磁带非常熟悉,语音语调略有不同就能听出来,听出来就要纠音(W)。

除了老师检查背书以外,经常性的考试、测验也是督促学生背书的重要手段。按Z 的说法,“只有背了书,考试才能考出来,因为考的语法点、搭配、介词短语和各种句型都是课文里的,考试就考这些。”

当然,做到与磁带上的语音语调一模一样对很多同学来讲是有困难的,有些同学实在做不到,老师最后也只好不管了(H)。那两位目前在这三位同学所毕业的中学学习的中学生都在访谈中说这样的模仿太难了。其中一位说:“我们一般课文都能背下来,但是不喜欢模仿磁带,只要几次都不模仿,老师也就没办法了。”据她们说,只有班上那些听老师话的同学才会去模仿磁带。这些说法同以上三位同学相左,说明学生中对背诵和模仿的看法不一,也说明模仿磁带并不是教学大纲所规定必须完成的项目。

3.1.2 课堂讨论和课外活动

背诵课文是课外作业的重要内容,而课内大量的时间是用来讨论课文的,特别是初中班上,学生有很多机会发言,H 认为初中时上课“有很多interactiondialogue,不像高中和大学里有时就老师一人讲”,而Z 则认为到了高中仍旧“有很多发言机会”和“交流机会”,老师上课“鼓励多讲,讲错了及时纠正”,这样,背的课文都用上了,克服了“不说不写的问题”。

课外活动不多,但朗诵、演讲、话剧等对学生的英语学习起了重要的作用。H 回忆说自己在初中时模仿Gone with the Wind 的磁带,后来在朗诵比赛中得了第一名,这样的成功对自己鼓励很大,鼓励自己进一步去模仿。初三时她有次参加演讲比赛的选拔时因为紧张脸红忘了词,结果没有选上。尽管失败了,但是自己学会了适应舞台,学会了怎样上台,对戏剧的兴趣越来越浓。

3.2 大学阶段的英语学习:“我课外学得更多。”

这三位同学大学进校时已经有了较好的英语

水平,而对英语的兴趣促使他们在课外为英语学习投入了相当的时间和精力。W 认为,“通过看电影、电视剧的方式来提高英语口语水平已经成为了公认的有效方法”(中国日报社《21 世纪报》编辑部 2005278-279)。由于三位同学所在大学不允许学生在宿舍看录像或光碟,他们经常坐一个多小时的车回家,晚上看原版电影,第二天清早再坐车回校上课。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同学看电影不是看内容,而是学语言,同一部电影可以看上很多遍。

W 的说法(同上),“大部分学生都是为了情节而去看电影,目的性不强”,因而对学习英语的帮助不大。真正有效的是背台词和模仿台词,做到“烂熟于耳”,“可以随口说出”,这样自己的口语和写作的水平就提高了。她说:“你可以去大量地看片子,但一旦遇到自己喜欢的,就一定要把它看精了,直到滚瓜烂熟为止”(同上:279)。

在撰写学士学位论文的时候,W e-mail形式采访了八位演讲比赛的优胜选手,采访的问题之一是让他们回答自己平时是怎样学习英语的。在回答中,除了听英语歌曲、朗读名人演讲稿、与外籍师生交朋友等,最为突出的是所有八位同学都把观看英语电影和电视剧列为学习英语的重要手段,把自己称作super fan 或者filmoholic(电影迷)。他们观看电影和电视剧的主要目的已经不是欣赏剧情,而是欣赏语言、模仿语言和学习语言。他们买VCDDVD,从网上下载电影,有的同学说自己收集了一两百部电影的碟子,并且在选购光碟时还刻意挑选那些没有中文字幕的。“对于他们最喜爱的片子,很多人都看过十遍以上”(中国日报社《21 世纪报》编辑部 2005279),甚至晚上睡下了还爬起来看,以至于背熟了整部电影的对话,包括句子的发音和语调。有的同学说,自己只要一说英语,那些电影人物的语句可以脱口而出,别人听起来还觉得是自己的英语自然流利。

3.3 对英语学习方法的看法:“我们的英文都是靠背出来的。”

在谈到自己的英语学习方法时,这三位同学都强调了课文的背诵和模仿。Z W 都经过一段时间才取得这样的认识,他们在不同程度上经历了一个对背诵课文从否定到肯定的过程。H 说她自己从来没有觉得背书有多大的困难,但她也认为,作业中的重复“对初学者打基础是十分重要的”,背诵是很好的学习方法,听磁带也十分有效。

Z 认为自己开始学英语“非常吃力”,老师通过家长逼自己学习,压力很大,但是现在回过头来看,背书是最使自己受益的学习方法。他进了大学以后还与过去中学的同学交流过看法,他说:“大家都认为,在中学学习最大的收益就是背了些东西,所以[ 与其他学校来的同学相比。我们说话写作比较标准一点,有点语感,听起来有点像洋人,[ 词语] 搭配起来别人不行的我们行。我们的英文都是靠背出来的。”他还说自己去外交部应聘时看到那里培训翻译“也就是要大家把terms 都背下来,像‘一丘之貉’要翻成birds of a feather,除了背下来以外没有别的学习方法”。

W 在谈到自己初中时的学习时说:“开始每天背两篇课文大家都不愿意背,后来习惯了觉得还可以,再后来就觉得帮助大了。”她还写道:“我在英语学习的道路上是完整地背诵了三套教材的:《看听学》、《新概念英语》和中学的部编教材。死记硬背的方法在我看来不仅不是一种生搬硬套,而且还是令我受益匪浅的好方法(中国日报社《21 世纪报》编辑部 2005278)。”

W 认为大学里学习英语仍旧应该强调背诵,在学校新校区“没有什么[ 英语] 交流机会,学英语只能从背开始”。她班上有位同学家在农村,英语基础较差,但是她进校后进步很大,大三时在课上做presentation 做得与班上最好的同学没有什么两样。而这位同学“用的方法就是在宿舍里从早到晚跟着复读机听、背、模仿,没有什么其他的方法”。

3.4 背诵课文和模仿磁带的实际收益:“我喜欢注意用法,注意语音语调。”

三位学生进行课文背诵和模仿的实际收益有以下几个方面:

1)从学生的谈话看来,背诵和模仿可以导他们学习和掌握在一般聆听和阅读的过程中容易被忽视的语言细节,掌握各种词语的搭配和组合,特别是小词、词缀的使用。按Z 的话来说,背诵《新概念英语》二、三册使他“掌握了其中的语法点、搭配、介词短语、各种句型”。他说,“到大学里来这几年就靠了中学里学的词语搭配、介词短语之类的知识”,而“这些知识都是靠背下来才学到手的”。

2)背诵和模仿可以促使学生在写作和口语交流中借用他们通过听、读掌握的词语搭配和组合。W 认为,自己“很多中学时候背下来的句子现在仍在使用”。譬如,一般同学会说Family isvery important,但是她会使用《新概念英语》第三册里的一个句型,说Nothing can be compared with the importance of family,在她看来这样的语言比人家的要好得多。她还写道:“背诵它们[ 课文] 是为了在写作或是口语交流时有所借鉴……而不是从微观上一个词一个词地去辩认英语”(中国日报社《21 世纪报》编辑部 2005278)。

3W还认为模仿可以迫使自己注意听,从而帮助自己听到自己的发音。她认为,在大学里学习语音语调,那些在中学里不好意思开口的同学尽管开口少,但是如果能够注意听,一旦开口后容易讲正确。相反,那些在中学里就能开口、但是学了不标准的发音的同学听不到自己怎么讲的,有时很难纠正。她认识一位男生,门门功课都很好,听力也很好,但他自己说话怎么弄发音都有毛病,“他就是能听懂别人,但是听不到自己”。

4)背诵课文和模仿磁带迫使关注词句的组合,关注语言用的细节,而长期关注语言使用的细节则培养了学生较好的“语感”(good feel for language)或者说对语言的敏感性,养成了好的语言学习的习惯。这一习惯对于第二语言学习至关重要,因为它可以使学生即使在接受语言“输入”的时候也能够注意自觉学习语言,不需要老师的帮助。

三位学生中H 把自己英语学得比中学班上其他同学好的原因归结为自己“相对来说有点天赋,有点语感,对语言有感觉”,因而从来不会觉得背书困难。她解释说自己会注意任何词语新的用法,“哪怕就一个词,听了以后都喜欢在心里过一遍”,不是“停留在听懂意思上”,而是“注意用法,注意语音语调”,特别是现在自己“较多地注意词的用法”,以便自己可以用。她强调说自己中学时“什么补习班都没有上过,最重要的是自己平时要多留心”。     

关于“天资”,H 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赋,一定要自己积极主动地去挖掘。”她解释说,“自己对话剧从小有兴趣”,“从小就喜欢模仿,这可能有遗传,因为我妈妈特别喜欢模仿各地的方言”。她尽管在一定程度上肯定天资的作用,但她同时也强调自己“开始喜欢英语是因为喜欢教英语的老师”,是这位老教师和蔼可亲,耐心细致,才使她下决心克服困难,学好外语。

背诵和模仿的实践与对语言的兴趣和敏感性相关联。从H 的谈话中难以看出这两者之间孰为因果,但是对另外两位同学来说,他们都强调自己“并不比别人聪明”,没有天赋。很明显,他们对语言的敏感性是在被迫投入背诵和模仿的实践以后才培养起来的。 Z 说自己学习英语“开始非常吃力”,“遇到很多问题”,“很多东西别人会自己不会,压力很大”,还说“自己不是属于善于模仿的一类学生”,“开始比较慢,同样的磁带要比别人多听很多遍才能听懂,可能就是因为比别人听得多了才听出感觉来了”。

4. 讨论

这些学生学习的经验和方法给我们以下几点启发:

第一,背诵和模仿是英语学习成功者所经常使用、并认为是行之有效的学习方法,这一方法使他们关注自己语音语调的准确性,关注掌握和记忆完整的词块(即出现频率高、有较为固定功能和语境的多词搭配和组合,见Wray2002))。这一学习方法尽管在海内外应用语言学文献中涉及不多,但是它的使用有相当的普遍性。《为成功而演讲》(2005)收集了23 篇各地参加全国英语演讲比赛优胜选手写的体会,其中约半数介绍了自己英语学习的方法,而这半数当中有9 篇提到了背诵和模仿,其具体做法又与上述三位同学所说的几乎完全一样,很多人都像Z W 那样在一开始觉得背诵和模仿很难。譬如,一位同学说:“从初中到高一,我们背了整整四年课文”(中国日报社《21 世纪报》编辑部 2005218)。即使到了大学一年级,他和他的同学用了半个学期一句一句、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地模仿他们的美国老师朗读一篇很短的课文。他写道:“这是天底下最‘笨’的办法,可最初的怀疑论者到后来也不得不承认,这最‘笨’的办法短短一学期后却取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效果(同上:223)。”

其实, 这些学生所采用的学习方法与Stevick1989)访谈的七位欧美国家二语学习成功者没有什么不同。这七人中多数有在目的语国家学习语言的经历,有的已经掌握了一门甚至多门外语,但即使这样,他们中五人使用了朗读、跟读(shadowing)、模仿的方法。其中一位英语本族语者学习汉语时使用了背书的方法,按他自己的话说,背书的结果是“好像有无数的句式在头脑里游来游去,随时可用”。他们的学习经验以及中国国内英语演讲比赛优胜选手的学习经验印证了R. Ellis1994: 548-49)所概括的成功者在学习中都能做到“注意目标语的形式”,他们的方法将这一概括具体化了。

 第二,英语演讲比赛优胜选手通过背诵和模仿学习固定搭配的、有功能有语调的语块,他们的实践对于语言学、应用语言学的研究同样具有一定的意义。

 首先, 他们的实践印证了语言两重性的观点(Skehan 1998),即:语言具有可分析性(analyticity 和程式性(formulaicity 这样的双重属性。通过背诵和模仿学习词组词块、而不仅仅是语法单词,这一方法正是利用了语言程式性的特点,而一般的语言学研究往往忽视了这一特点。

 其次, 对二语习得研究来说, 这些优胜选手的学习经验可以帮助我们补充二语习得理论的不足。这些理论往往重视交际过程中“ 注意差距”、重视输出的练习, 但是却没有能够解释学习者为什么(1)不能注意“差距”(failure to notice)和(2)不能“操练”(failure to  rehearse)。演讲比赛优胜选手背诵和模仿的实践可以帮助回答这两个问题。

1)这一实践可以促进“注意”。它使学习者退出交际过程、摆脱交际压力,注意到语音语调、小词词缀等语言细微点,注意到词组词块,而在一般的交际过程中学习者集中关注内容的理解和表达,很难同时注意到这些细微点。更重要的是,学习者在背诵和模仿过程中注意到的不是孤立的语言点,而是有一定语境和功能的词组词块,因而学了就能用。

2)这一实践可以促进“操练”。反复听,反复读,反复模仿是有效的“操练”手段,它使学习者熟悉已经注意到的语言点,使由听觉记忆产生的语言形式在竞争中最终胜过由语法推理产生的语言形式(MacWhinney 2001),使学习者的语言正确而地道,并使之从工作记忆转至长期记忆,真正学到手。演讲比赛优胜选手由于对语言有兴趣,他们在这两点上胜过了其他的英语学习者。

 再次,英语学习成功者的实践还告诉我们,英语提高的过程主要不是一个按语法规则由简及繁、由浅入深的过程(这一过程仅仅适合初学者),而是一个以具体词语为基础、长期模仿、长期积累、不断加强的过程。这一特点印证了Ellis (2003) 的论断,即语言习得是一个简单的、联想式的发展过程,经过几万小时、几百万次的练习。英语学习成功者背诵和模仿的练习促进了他们语言的板块化(chunking),而Ellis 认为板块化过程本身就是语言的习得过程,板块发展过程是一个增加搭配知识、范式知识的过程,增加语言流利性、自动性的过程。语法的使用和学习并不占据主要的位置。母语习得开始于范式(formulae)。儿童开始说I cant + X I dont + Y的时候,X Y 是两组不同的动词词组,之间没有语法上的联系,因为儿童头脑里没有语法。而二语习得过程中除了课堂讲授的一些语法规则以外,与母语习得很接近,同样要长期积累,不断整合。

 第三、英语学习成功者的经验对外语教学的现实意义是显而易见的,课文的背诵和模仿应该是第二语言教学中的重要部分。我们既要讲语法,讲规则,又要重视词块的积累,不应该只强调结构的分析和单词的掌握,只强调听懂、读懂,能够开口说、下笔写,而忽视逐句逐词模仿的练习和训练,忽视语块和搭配的学习。老师应当引导学生关注和模仿语句,注意其使用的语境,可以鼓励学生把听到的和读到的语句用到自己的口语和写作中去,学以致用,让学生从中受益,增强他们的兴趣,提高学习积极性和主动性。

 第四、本次研究的结果还提醒我们:要真正学好外语必须作艰苦的努力。三位参加访谈的学生特殊的地方不仅仅在于他们都来自一所极为重视英语学习的“重点”中学,而且还在于他们能够长期不畏艰苦,坚持背书和模仿练习,很多别的同学做不到的他们做到了。作为教师、学生、教育管理者,我们应该充分看到外语学习艰苦的一面。要指望每一个学生都上“重点”中学、都能承受背书和模仿的巨大压力是不现实的,而要尽可能多地提高英语教学水平,老师就应该及时肯定学生的成绩,努力提高他们学习英语的兴趣,鼓励他们不怕艰苦,克服困难,尽可能多地模仿、积累、运用。

  评论这张
 
阅读(3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