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http://zq93216.blog.163.com/

 
 
 

日志

 
 

追寻教育的本义 ——来自唐山市丰润区岔河镇中学的报告  

2013-02-23 11:07: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追寻教育的本义

——来自唐山市丰润区岔河镇中学的报告

本刊记者 李书卿 董志伟 张海涛 张彦娟

 

拐过窄长的乡间公路,路边错落的平房、庄稼地一闪而过,放眼望去,展现在记者眼前的这片土地,是一片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农村乡镇的样子。

在一个狭小的路口拐个弯,车子扬起一阵尘土,就进入了这所有着斑驳院墙的乡镇中学。校园里最显眼的建筑是一座三层旧教学楼,还有一排排建于上世纪80年代的平房。长着杂草的泥土操场、学生旱厕…就是这样一所朴素的农村中学,近年来以其成功的办学和育人模式,吸引着一批又一批来自全国各地的参观者,也吸引了记者探询的目光。

岔河镇中学,如一块深埋在泥土里的璞玉,镶嵌在冀东大地上,静静地散发着温润的光。

上篇  “我拿起经典,为的就是探寻教育之根”

——校长张斌利其人其事

说起岔河中学,绕不过一个关键人物——校长张斌利。在任校长之前,张斌利曾是一名体育老师。长的高高大大的身材,修习过武术,用他的话说,“三五个人一起上,不是我的对手”。1999年,张斌利任岔河镇小稻地中学校长。

那是10年前岔河中学的景象:教育环境不好,学生们打架打得厉害,任凭老师苦口婆心,却一点作用没有。学校就像没有大门一样,什么人都可以随便进出,社会青年经常找上门来滋事。学校教学无亮色,老百姓能一进校门就骂街,一直骂到办公室……领着自己的孩子走进校园时,曾有家长这样告诉老师:“你只要不给打残废喽,奏(就)看着弄吧。”就在这样的环境里,岔河中学寻找着自己的出路。这种乱而无序的状况一直持续到2002年。那一年,学校和小稻地中学合并,张斌利被任命为校长。

刚刚合并的两所学校,表面上已经成为一个学校,而实际上方方面面都存在着差距:两所学校的学生层次不一样,平均分最高一科差了40多分。老师们教学水平不一,尤其是一人一个想法。如何让两所学校真正融为一体,新学校又该怎么发展,一度成为困扰张斌利的最大难题。一段时间的思考后,张斌利认为,眼下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要凝聚人心——需要一个科学统一的办学思想的统领。思路就是这么简单,由此拉开了岔河镇中学渐变的帷幕。

《论语》进校园

一个偶然的机会,张斌利翻开了《论语》,赫然发现了一方精神的圣地。张斌利说,最初拿起《论语》读的时候,“真的是很头疼”,看不下去了他就抄写原文,原文看不懂就抄解释、写感受,写着写着,突然有一天就有所悟了……他发现多年来他所追求的管理思想和心中向往的教育境界,竟在《论语》中找到了理论的契合点和升华点:教育的顺序是什么?“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教育的内容是什么?“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教之者不如好教者,好教者不如乐教者”,这不正是我们教育工作者一直追寻的最高境界吗?

当越来越深地感受到《论语》的魅力后,张斌利便开始把这部经典引入校园。张斌利发给全校每个老师一本《论语》,可老师们当时对此并不感兴趣。英语教师崔晓英回忆说:我是学英语的,英语和《论语》之间距离很大。由于是自愿,我就选择不读。

看到效果不理想,张斌利就想了个法子,每逢开会时就讲几句,讲“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的“习”的本意是“实践”,讲“君子务本”,人之本是“孝”,等等。由于他总结合实际说,也说得有道理,老师们慢慢通过生活中的小事,觉出了《论语》和教育是有联系的。于是,大伙就渐渐开始读起来,读的多了,开会时就跟着聊了起来。“这句话、那句话说的是什么道理,它可以用在教学中处理哪些问题?时间一久,读《论语》渐渐变成了习惯……”宋思君老师回忆道。

随着时间的推移,《论语》以其独特的思想魅力为老师们所接受,逐渐形成了含蕴着深厚思想的校园文化。在潜移默化中融入校园,成为凝聚全校师生的巨大精神力量,成为一种教育思想,并开始产生积极的影响。

用《论语》浸润师生心灵

在岔河中学,每个教师的办公桌上,都摆着老师们自己从《论语》中摘选的一句话,以此给自己一种力量、一种启示。同时,学校把“仁义礼智信”引入办学理念,开发了《论语》校本课程。“读《论语》也让老师们受益颇多。”英语教师崔晓英表示,《论语》教会她如何做一个有智慧的教师,当面对问题学生的时候,不是用简单粗暴的方式去解决,而是用智慧去化解这些问题,或者是提前预防这些问题,在学生成长的路上能帮他们一把;“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我想学学“古之学者”,为了提高自己而快乐地学习,同时带给我的孩子、我的学生、我的同事幸福快乐;“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在学校,君子之争在我们老师之间也出现过,但每次出现争论,校长都用这句话来提醒我们。争可以,但要做君子之争,不能在学生面前有失风雅……宋思君老师引用起《论语》中的句子来滔滔不绝,仿佛经典早已融入她的血脉,并延续着传承。如今在岔河中学,每一个老师都像崔晓英、宋思君一样,对《论语》“熟悉得不能再熟”。

阅读《论语》让岔河中学的老师们收获最大的,是明白了什么是教育。他们的体会是,教育的根本任务不是只学习知识,首先是学会做人。孔子的教学总纲一共12个字:“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其中9个字都是谈如何修身做人的——重视做人的教育,才是本真的教育。

《论语》思想的浸染,使得学校逐渐有了一种平和的心态。老师之间相处融洽,相互为彼此着想,师生之间非常和谐,学生们能够互爱互助。七年级新生甄泽晨,先天腿疾,在学校里总会有并不认识的学生去主动背着扶着,不论阴雨晴雪,天天如此;已经毕业的学生刘青云,在校时组建了一支乐队,要求队员必须是品德好的学生,他骄傲地对每位乐队成员说:“虽然我学习不好,但我品德好。”他改变了整整一届的学风,大家纷纷向他学习。如今刘青云已经毕业多年,但他的照片始终挂着教学楼的墙上,时时刻刻教育着岔河中学的学生……

张斌利说,我就如传教士一样向老师们传教育的根。而对于什么是教育之根,张斌利的理解是:教育就是要遵循教育之道,遵循教育的规律。

     中篇  打造“和而不同”的教师团队

                —— 岔河聊书会

2012421日,来自吉林、安徽、山西、天津、北京等地的教育界同仁近三百人齐聚岔河中学,举办了一场名为“书香问道”的聊书活动。这已是岔河中学举办的第二届聊书会。会上,张洪艳、崔晓英、胡大翠……一位位岔河中学的老师,以整体的优雅气质给与会者留下了深刻印象。山西介休二中的高金凤校长此次是带着20多名老师坐夜车过来的。她深有感触地说,“这里,把教师的状态调整得这样快乐,真是一片精神的桃花源。”

很多人不理解,一个小小乡镇中学举办的聊书活动,为何会取得全国范围内众多学校的积极响应呢?

“这也要感谢《论语》,它就像一颗种子,在学校生了根,铺开了浓浓绿荫。”张斌利说。随着时间的推移,《论语》深深地影响到师生的情感、心灵和行为,学校的读书氛围日渐浓厚,老师们聊书亦乐在其中。

英语教师崔晓英告诉记者,除了读《论语》,校长提倡大家多读书,每次开会都可以聊一聊自己所读书的内容,说说读后的感受。“读书不仅是为了丰富你们自己,读书更是为了孩子,这句话打动了当时在场的所有老师。就这样,老师们从读的第一本书《家有男孩怎么养》,到《会阅读的孩子更成功》、《道尔顿教育计划》等等,一本接一本。随着读的书越来越多,老师们逐渐有了各自读书的方向,读书越多对教育、对人生的理解就越丰富,聊书时就越精彩。不知不觉中,读书就有了专题,学校聊书会就此成立。

“读书形成习惯后,大家哪天不读书,都觉得心里不自在。我每天放学后都要带一本书回去,家里人也受到影响,房间内犄角旮旯放的全是书。”崔晓英说。

读书中,教师在成长

在这样的读书氛围中,教师们的成长是惊人的。

近几年,岔河镇中学有些老师开始出去讲学,并闯出了一些名气。李锐静老师研究家庭教育专题,张克文老师研究七年级管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研究方向。每多读一本书,就给自己的研究增加了一定的厚度。如今,很多外地的学校,甚至一些企业,都主动邀请学校的老师们去为他们讲学。最初一个人可能只能讲一个小时,之后发展到能讲4个小时,而现在,他们可以滔滔不绝地讲上一天,“都快成为相关研究课题的专家了”。看到岔河中学的老师们取得如此大的成就,省内外不少地方的教师利用节假日,不辞辛苦来到岔河,主动要求参与到聊书活动中,跟大家一起分享读书的快乐与收获。

老师们在外面讲学,张斌利特别支持。他说:“暑假的时候,学校基本上三分之一的老师都要出去办讲座。现在其他没有出去讲过学的老师看着别人都走出去了,自己还没出去,心里很是着急,不停地读书丰富自己。”

2011年全国班主任论坛大会上,崔晓英老师的演讲引起专家们的关注,随后她入选“中国教育家人才库”,成为其中学历最低、最年轻的一个专家。她的成长,成为岔河教师群体的一个代表。“作为管理者就是要为下属实现理想而服务。“老师们都成专家了,岂不是比校长还厉害?我也很厉害,我是打造专家的专家。”面对记者的疑问,张斌利笑着说到。

近几年,虽然岔河中学出了不少名师,但他们却舍不得离开这方成长的校园。他们说,虽然待遇一般,但在这里工作,我们感到幸福和快乐。崔晓英曾被北京的4所学校以年薪10万的高薪聘请,她都毫不犹豫地回绝了。她说,我来学校7年了。我爱人对我说,你当初的选择是对的(当时有两所学校可选),否则你没有现在这么快乐。因此,我不愿意离开这所学校。

对老师没有考核

在学校,张斌利从不对老师做任何形式的突击检查。他始终认为,如果校长对教师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那教育就算办到头了。在每次给校长们做培训的时候,张斌利总是不忘提醒校长们:请诸位校长拍着良心扪心自问,你们有没有偷懒的时候?偷懒是人性所致,岔河中学就允许老师们偷懒!

可是即便这样,岔河中学的老师们却都非常敬业。有的女老师做小月子(流产),瞒着校长,一天都不休息就接着上课,虽然张斌利多次警告过大家不许自杀式的教学;两位50多岁的老师长年争着抢着带毕业班,虽然带毕业班并不多挣工资;布置校园的时候,教学楼各层楼道上挂的一幅幅精美的烫画,都是老师们加班加点亲自动手制作的,只花了7000块钱,而同等学校布置校园动辄花费十几万;学校没有指纹机、打卡器,虽然张斌利一再嘱咐特殊天气,路远的老师“必须晚来”,路上慢点,注意安全,可还是有老师为了追着上班滑倒了;全国优秀教师郭玉梅,身患癌症依然不肯走下讲台……当张斌利发现老师们太过于投入教育的时候,他并没有大力进行倡导和鼓励。恰恰相反,他在博客中发出了“老师们,请你们悠着点”的声音,提醒老师们多注意身体。

“老师本是光辉的职业,只要教育到位,信任到位,各种检查完全可以免了。真正钟情于教育的人,就算身子没在学校,心也会在学校。”张斌利说。

多年来,岔河中学不但没有对老师们进行考核和检查,就连绩效工资、班主任费这些项目都是平均分配的,各项奖励没老师去争,而是“谁年纪大就给谁”。没有考核,没有评比,一直以来,老师们内心非常平和,学校一直处在平稳发展的状态。

这里不设班主任

让很多校长感到震惊的一件事是,岔河中学不设班主任。没有班主任,如何管理班级?岔河中学把每三个老师组成一个指导小组,每个指导小组对一个班级负责。三个老师共同管理,没有正副头衔,责任均摊。“如果非要分个正副,那么到时侯恐怕就又成为一个人管理了。”张斌利这样认为。

三个人就是一个整体,三人之间是没有评比的。张斌利认为,内部竞争其实是一种内耗。比如三个人分带三个班,有一个班成绩不好,如果是竞争的话,另外两个老师肯定不会帮成绩不好的老师。今年刚刚调到岔河中学的体育老师么文刚,早就听说岔河的三人指导小组,以前对此很不理解,认为是“三个和尚没水喝”。来了之后,才知道其实是“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每到学校开运动会的时候,我就会忙不过来。小组的另外两位老师,只要没课了就会来帮我出主意、做帮手。”么文刚说。

“没有内部评比并不是说就完全取缔了竞争。”张斌利认为,竞争需要有,那就把学校的总成绩跟其他好学校对比。对于老师们来讲,就是一个人成绩高了总体成绩就高,一个低了总成绩就低。这样大家的劲头就不一样了。在岔河中学老师做试卷分析的时候,是以6个班的成绩作为总分析,成绩高的班和成绩差的班的差距在哪,一下就清晰了,最终达到共赢。“老教师带新教师的时候,都担心新教师成绩不好,而不是怕新教师会超过自己,都希望别人比自己教得还要好。”

随着老师们思想素质的提升,文化内涵的丰富,教育智慧的增长,岔河中学终于打造出了一支“和而不同”的教师团队。

下篇 “教师所做的是渡人的事业!”

——张斌利的细节教育观

有一次刚开学,一位新老师向张斌利告状说,古广林同学上课总捣乱,而且屡教不改。古广林这个孩子张斌利是知道的,小学生升入初中后,老师们会到小学了解每个孩子的特点和情况,在小学他就是出名的淘气鬼。于是张斌利来到古广林所在的班听了一节课。发现校长在听课,古广林略有收敛,但还是“坐不住”。课上老师让学生回答问题的时候,他的手开始举得很低,老师没有叫他。等到第二次他的手就举过了头顶,但是老师还是没有叫他。临近下课,板演的时候,他几乎是站着举手了,老师无奈,就找了一个中等水平的学生和他去做板演。他两下写完了,另外那个孩子写得慢。结果出乎老师的意料,古广林竟然做对了,而那个中等水平的学生却做错了。老师在黑板上画了一个对勾,一个差,然后继续讲课。

下课后,张斌利找到这位老师,问她是否看到古广林举手。老师说看到了。“举了几次?”老师回答说没有数。“那为什么最后做题才叫他?”老师说:“我本想寒碜寒碜他,没想到他做对了。再说,不叫他他就该捣乱了。”张斌利又追问:“他做对了,你为什么不表扬他?”老师回答:“我要是一个一个的表扬,这节课就讲不完了。”

张斌利当场就急了:“那你啥也别说了,他捣乱的深层原因就在你这里。是你眼里没有学生,你没把学生当成人来尊重,就别惦着让学生通人性。”张斌利告诉这位老师,抓不到学生想表现的细节,眼里没有学生,那是误人子弟的教育。有的学生上课“起高弦”(高调,异常兴奋),就是想表现自己;有的孩子无故踹板凳,或者干咳嗽,不就是为了引起老师的注意吗?这些细节,老师只有观察到了,才能以适合的方式去教育学生。

诚信考场

诚信乃立人之本。在岔河中学,设有诚信考场:考试时,学生自己取卷、答题、收卷,整个考试过程没有老师参与,没有老师监场。学校从七年级选诚信度高的学生去诚信考场,到九年级全部成为诚信考场。学校规定,每一个在岔河中学学习过的学生,考试成绩可以不被记录在案,但诚信度一定要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下面,是几名在诚信考场参加考试的学生写下的感受。

孙林:我很高兴老师能给我这次进入诚信考场的机会,这次考试没有老师监场,全靠我们的自制力。其实我在进入诚信考场之前,压力非常大,遇到不会做的题时,真想翻书看看,可想想老师的话,看看黑板上的字,我克制住了自己,我不能辜负老师对我的信任。

宋泽杉:我感觉这次不仅测试了我们这两个月以来的学习成果,也测试了我们的品德。做人要有诚信,孔子说:“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通过这次考试,让我们明白了怎样做人,怎样做好一个人。

苏亚杰:能在诚信考场考试,是一种骄傲,更是一种荣誉。作为一名学生,更应该有诚信品格。一日诚信不难,难的是诚信到底。我要从身边一点一滴做起,自我约束,坚持诚信……

细节教育产生力量

这件事情对张斌利的触动很大。身为老师,怎样才能关注到每一个学生的每个细节。“曾有过一项调查,90%的老师都声称尽了最大的努力去爱学生,但是只有10%的学生能够感受到老师的爱。细节教育,就是让学生都能够触摸到老师的爱。”从那时起,张斌利开始研究细节教育。他每天坚持把在学校留心到的细节记到本子上,看到就写。没想到这些对孩子影响特别大,有些孩子看完就哭了,因为他知道老师在关注他。

尝到了甜头,张斌利就提倡老师们也写,把自己在工作学习生活中的某个时刻,发现学生的某个细节,用积极的语言记录下来,然后带动学生走向积极的方向。学生会给老师一个反馈,当学生知道老师一直在关爱他的时候,学生反馈给老师的,也会是非常光辉的一面。

一个班级40个孩子,每一个孩子都必须得到关注。当记者问道这样做累不累时,老师们表示累,但他们又说,这种累跟别的学校不一样,没有那种心力交瘁的感觉。因为现在上课再也不用去维持纪律,如果总维持纪律,这节课的质量就保证不了;学习成绩也不用刻意抓,纪律好了,学生自然而然就有成绩了。

细节教育让学生的变化非常明显。一天清晨,张斌利在网吧门口遇见一群小青年,他一眼认出其中一个曾经是他学校的学生。这是个问题学生,以前还持刀伤害过别人。当他看到张斌利时,撒腿就跑。“一个敢拿刀砍人的孩子,看到老师就跑——他连他爸都不怕,公安局都不怕,为什么?这就是教育的力量。孩子知道你真的爱他,高于父母天性的爱,是纯洁圣洁的爱。”张斌利分析道。“虽然细节教育不是万能的,虽然学校做的还不是很到位,但是只要对孩子有影响,就一定要坚持下去。”

老师对学生投入爱,学生感恩老师,老师从中也会收获幸福和快乐。有一次,上了年纪的李瑞静老师正在讲课,突然地震了,一名学生立刻背起老师跑出教室,另一位学生则站在教室门口维持秩序,让大家快速有序地跑到操场上。“多可爱的学生啊,在学校我能找到我的快乐。”李瑞静老师满脸幸福地说。

 

    尾声 “真正的教学是教育与教学的完美结合”

——“岔河英语教学法”

采访期间,记者参观了一次七年级的英语“小老师”活动。活动面向七年级学生,内容是朗读、背诵,由八年级学生当小老师,一个人管五个人。小老师都有个提前培训。这次活动,是48名八年级学生分管200多名七年级学生。给的是一节课时间,谁背过了先回教室,把名字写在黑板上,先背过的学生感觉特自豪。现场的英语老师告诉记者:我检查得半天,而这样的方式,差不多25分钟就结束了。

以前七年级才开设英语课,学生到了八年级就开始厌学,而现在小学就开始学英语,到了初中孩子们就都不愿意学了。而且农村小学英语老师很少是英语专业毕业的,也造成升入初中的学生英语水平参差不齐。面对这种状况,张斌利翻阅了大量的英语学习指导书,发现很多专家都提倡学英语要讲求语言的学习规律,不是上来就讲语法,学造句,而是要“母语怎么学,英语就怎么学”。

有一年暑假,张斌利在博客上开始跟英语老师们交流起来,英语到底该怎么学?在英语专家的影响下,张斌利大胆提出一个新的学习方法:要求学生把一本英语书先念一遍,都会读了之后,再背过来,然后再开始学习会话交流、背单词、写作。

当时很多老师都反对这样做,他们反驳说:“如果照你这么弄,到了期中考试,学生们也就刚学会读,而考试是全区统考,那还要不要成绩了?”张斌利回答得很坚决:“我什么时候向你们要过成绩?以前不看重分数,以后也不看重。”看着实在犟不过校长,开学后英语老师们不情愿地试着去做。

在得到这个“疯狂”的消息后,丰南区的一个老教研员一拍脑门,说了句“这事对劲儿呀”,就匆匆带着28个教研员来到岔河中学考察。他们到了学校就满操场“逮”学生,“逮”到一个就让他现场背诵英语课文。“他们倒是会找,每个学生都顺利地背了出来。”张斌利笑道。这让教研员们感到震惊。在跟岔河中学英语老师的交流中,这位教研员对这种做法给予了很大的肯定:先会读是为了降低难度,让学生们感觉学英语不过如此。学生没有厌学情绪了,英语也就好学了。先学说再学写,这符合学习语言的规律。

听了老教研员的话,对英语老师们的鼓励特别大,“岔河英语教学法”就这样走下来了。到2007年中考的时候,“岔河英语教学法”已经整整做完一轮。成绩下来了,岔河中学英语平均分距排在第一位的38中仅有1分之差。“那是什么样的学校?38中的学生宿舍都有空调,学生从幼儿园就开始学英语!”张斌利得意地说。

如今,“岔河英语教学法”已形成了一个流畅完善并且开放的系统,贯穿在朗读、背诵、课题表演、知识点拨、小组合作、语言运用等各个教学环节中。

缘起“道尔顿计划”

说起“道尔顿计划”,很多人都知道,它是一个非常著名的教育理论。它摒弃了传统式的教育,否认教师的主导作用,主张对学生放任自流。而“CZ教育计划”(即“岔中教育计划”,是张斌利为保持“低调”而故意含糊其辞起的名字),跟“道尔顿计划”有着很大的渊源。

2002年的时候,张斌利发现一个叫孙野平的学生经常不来上学,可是一到考试时,却没下过前三名。这引起他极大的兴趣,他亲自找孙野平了解情况。

“老师讲课太烦!课本上的东西我自己都能学会。”孙野平说。

张斌利对他说:“别在家呆着,来学校,我给你找个实验室自己学。”随后,张斌利大胆地又找了几个学生,一共12个孩子,都是学习好的。12张实验台每人一个座位,然后让代课老师给他们制定学习计划。完全靠自学,只有遇到不会问题才去问老师。过段时间一考试,这12个学生的成绩更好了。于是,张斌利又增加了12个学生。这次增加的学生中有中等的,还有差生。这些学生平时都是自己讲课,一开始学习好的给学习差的讲,后来谁会谁去讲。孩子们很听话,就这样自学了半年,结果中等生和差生赶上来了,到期末考试时,他们就把其他班里的尖子生都超过了。在暑假的时候,这个班的很多孩子自己把初三物理都学完了,那一年,学校破天荒地一下子有15名学生考上了车轴山中学。“这是过去从来没有过的!”

但最终这项实验以失败而告终。因为当时学校师资紧张,任课教师无法一边给这边的学生上课,还要一边给那边的学生制定学习计划。那边学生随时有问题就来问,还有的问题太超前,有些老师解决不了。

不过张斌利对这次特殊的经历始终念念不忘。每次开会时,就把这个经历分享给老师们,要求老师们尽量少讲,多让学生自主学习。然而老师们没有亲身经历,并没有深刻的感受。一次张斌利去听一节数学课,“老师‘嘚啵嘚’,听得我直烦”。张斌利表情痛苦地说道。“下课后,我就提议马上搞个实验。”数学老师把有关这节课的内容出一张试卷,同时发给听老师讲课的班级和一个自学本节课内容的班级,限定时间,同时开考。100分的卷子,俩班考完了,听老师讲课的班,80分的有12个,不及格的也12个;完全靠自学的这个班,90分的12个,不及格的2个。面对这样的结果,老师们无言以对。

CZ教育计划”

偶然的一次,张斌利在看了《道尔顿教育计划》一书后,欣喜地找到了理论的契合点,从而更加坚定了他的做法。开始是带着老师们研究如何走出“中国的道尔顿”来,有了道尔顿的理论指导,很快,“CZ(岔中)教育计划”诞生了:教师给学生制定学案(学习计划),引导学生学会学习,学会思考,让他们互相讨论,小组合作,自己总结当天的学习内容。“让学生学会学习叫教学,让学生愿意学习才叫教育。”张斌利说。

CZ教育计划”极大地激发了学生的学习兴趣。“计划”实行不久,刚刚参加工作一年的新教师就把两个老教师给赢了。在上一届生源是全丰润区最差的情况下,岔河中学在2011年中考时仅仅输给了当地最好的中学,排名第二。这些都是“CZ教育计划”创造的奇迹。

后记——这是一片生长教育智慧的净土

“长亭外,

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

夕阳山外山……

在岔河中学,每天的大课间,《送别》、《友谊地久天长》等由口琴、笛子吹奏出的优美旋律就会回荡在楼道里。“游于艺”,给予孩子们的是美的陶冶;大课间,孩子们在操场上自由活动,有节奏明快的竹竿舞、花样翻新的跳绳、刚健阳光的武术。活动中,孩子们脸上洋溢着天然的笑容。“文以修心,武以修身”,在这里,能感受到孩子们从心中油然而生的那种本真的快乐。

上世纪80年代盖的旧砖平房内,水泥地面干干净净,里面是整洁的床铺、摆放整齐的饭盆、洗漱用具;操场上的旧篮球架旁,车子一溜摆开,整齐地摆放着……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走出的岔河学生广受好评。

走在这样的校园里,记者分明感到了一种强烈的凝聚力。采访期间,记者在和老师们的聊天中,听到最多的一个词就是“幸福”。老师们说:“我们与其他学校的最大不同,就是这里快乐幸福的氛围、合作的氛围。在这里,我们每天都有收获,都能感觉到快乐。”

在学校的几天时间里,记者深深地感受到,岔河中学的学生是幸福的。你看到的孩子们,言谈中,儒雅而有一种天然的灵动;岔河中学的老师们是幸福的,面容上,带着泥土的质朴和本真的快乐。

在这片坚实的土地上,记者分明触摸到了那种源自教育的生命气息,和“教育”的本义。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